Menu

读黄永玉威尼斯玻璃岛的艺术(组图)

0 Comments

黄永玉像候鸟,每年要到几处巢栖。最近一次在意大利威尼斯期间,扮演了炉鼎之客——与当地玻璃艺人一起“下车间”(见题图),炮制出一批可爱的小动物。一个匠心、一个匠作,将碰擦出的灵感化作惟妙惟肖的“犬男”、“禽女”。后来黄永玉以“我带-们回北京”为题,在荣宝斋办了展览并出了画册。从这些充满稚趣和新奇想象的小动物身上,可看到八旬开外老顽童的身影,以及他对人性与艺术自由的追求和赞美。

黄永玉先生与意大利的玻璃工艺师合作,将他画作中的事物做成玻璃艺术品,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创意,没有比这更相得益彰的事情了。之后,黄先生把那一群阿狗阿猫阿鼠们不远万里,从意大利带到北京。

意大利玻璃艺术,说起来很陌生。那些个工匠天天在高温火炉面前炙烤,黑汗水流,可他们还是那么一身肥肉,可见出汗减肥纯粹是扯淡。从图片上看,我们可以感受到炉子里的火苗猎猎作响,感受到空气里弥漫的灰尘和烟雾,以及工艺师鼻尖上的热汗。厂房很大、很空旷,粗笨的铁架子,淬火的锈铁桶,满地的碎玻璃碴子,跟我们这里的轧钢车间没有多大区别,区别是他们是艺术家,戴着眼镜,还有场面的火热和精细。炉子旁边竖着一个大冰箱,冰箱顶上放着空啤酒瓶。这个细节,表现出意大利人的从容和洒脱。冰箱还临时承担起展示架的工作,侧面挂着黄永玉先生的画作,工艺师依照画面烧制玻璃艺术品。

去年我从意大利去了西班牙,回到意大利,又在威尼斯的玻璃岛(MURANO)工作了近十天,我设计,阿德里亚诺·贝林格老板(ADRIANO BERINGER)作坊两位精彩的艺术家达尼罗 (DANNIRO)和西瓦诺(SIUANO)把它们做出来。

我早晨七点上班,晚上六点下班,跟他们工作在一起。作坊主人阿德里亚诺·贝林格(ADRIANO BERINGER)是位很慷慨而有趣的人,两位各掌一方的艺术家达尼罗(DANNIRO)和西瓦诺(SIUANO)的人品和技巧也令我终生敬佩。

黄先生耐心地在括弧里重复他们那一长串字母,原来意大利文用毛笔写出来很美(要看是谁来写)。

玻璃水成型的时候,一人手执挂着玻璃水的铁棍浇铸,另一个人恰到好处地在某个地方剪断。我猜想那位操剪刀的胖子可能是黄先生提到的“两位精彩的艺术家”之一。那位执棍的人也不简单,不是达尼罗就是西瓦诺。这活计,全凭手感和经验。还有一位艺术家,腰杆挺得笔直,站在那里不干活,像个监工,澳门尼斯人国际娱乐盯着他们。那就是黄永玉先生本人。他们手中正在制作的那只猫,如果稍微给多一点点玻璃水,额头就会肿起来,擦都擦不掉。然而,那只猫的草莓一样的花胡子是怎么弄出来的呢,一只眼睛黄,一只眼睛紫,白肚皮,白脸庞,咖啡色的四肢上长着粉红肉嫩的爪子,外加一条比身子还长的大尾巴,生动得好像要甩起来。说到色彩,那两只正在交欢的鸡,一只芦花母鸡踩在公鸡的背上(《颠倒乾坤》),颜色调制不知有多难,利用玻璃水流动的特征,黄色和透明之间那波纹状的纹理恰似鸡的羽毛。外行看不懂,也许我们认为难的,在他们看来反而是容易的。内行外行都看得出的难,要数那母子五只老鼠了,母鼠蹶在背上的一条长尾巴上面倒挂着四只小老鼠,四只小老鼠将尾巴缠绕母老鼠的尾巴上荡秋千,更像蹦极。它们通身晶莹剔透,鼓眼睛,翘嘴巴,招风耳,一副顽皮好动的样子,可爱极了。这应该是玻璃工艺中的高难度动作,玻璃水里头想必没法撑钢丝,那么细的尾巴,再多挂一只,恐怕不行。黄先生原作挂着六只,玻璃工艺减掉了两只,只怕是这个道理。

这一群角色,一共十五组,抓蛇的猫头鹰(《老灰》),负责演正派,像公安局的。抬腿咋舌的撒尿狗(《尿》),扮演着诙谐幽默。愤怒的波斯猫(《波斯猫》),是个不折不扣的反派,老谋深、刚愎自用。笑面青蛙(《蛙》)单纯阳光,容易被骗。老鼠家族和猫头鹰家族才是主角……十几幅作品,多数都是2009年5月20日画的。一天时间,画出那么多精品!威尼斯玻璃岛攻略

黄永玉先生的作品烧制成玻璃艺术品之后,没想到那一群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像是被仙子点化了似的,立刻变成了童话里的角色。它们通体透明光洁,泛着梦幻的光。随便往哪里一摆,都像有一股生命的冲动,在自由地演绎它们自己活泼泼的故事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